利物浦和伟德_农村土地继承权能否破题?公有制下土地哪有继承权!

作者:匿名 时间:2020-01-11 19:22:20;

利物浦和伟德_农村土地继承权能否破题?公有制下土地哪有继承权!

利物浦和伟德,一、人地关系制度设计的缺憾!

人地关系是农村最重要的生产关系,地是静态不动的,人是变动的,如何设计一种制度,把静态的土地和动态的人合理的建立稳定产权关系,在农村是最重要的事情。

我们目前怎么设计的?

人地不直接关联,而是通过户这个最小的社会生产单元来间接关联起来。

比如一户一宅而不是一人一宅,按户的家庭承包经营权而不说个人的承包经营权。

农村土地制度设计的根本缺憾是什么?

静态的土地通过变动的户籍(立户、分户、销户)间接关联到流动的个人(生老病死婚丧嫁娶)并不是特别难的事情,但由于农村实现的是集体所有制,农村土地的分配又严重依赖成员权,这就造成了静态的土地和频繁变动的人户关系时,和集体所有制的成员权直接产生了大量的土地矛盾。

人户关系一边,经常会带来成员权的变化,成员权变化又没有以法律的形式加以固化和强化,最终就造成了农村土地的种种矛盾。

其次,法律上认可的主体只有公司和自然人,不认可户是独立的主体,这导致农户维权和法院的工作更是难度重重。

二、农村宅基地制度该不该要与时俱进?

这种分歧在农村宅基地上体现的极为明显,比如大学毕业后失业回村,一般就落不回农业户口了,或者从法律意义上,在一定程度上就不能被认为是集体成员了。

那宅基地怎么办嗯?

如果你有,不收回。如果你没有,不能新申请,如果你父母有,父母去世你可以继续使用,但是不能改扩建,等房屋自然倒塌了,集体收回。那很多人又问了,我能不能修缮,理论上应该可以。关键是修缮又没有统一的标准,执行起来就多种多样了。

一个上大学的人员流动,在宅基地上就能分裂出这么多的处理方式。

从这个角度看,农村宅基地制度至少不能算是简洁的制度。

这跟国企mbo,本质上是一回事儿。公有制下,土地不承认个人的所有权,自然也难以承认是个人的财产权,所以农村土地继承的问题就这么搁置着。

继承的事情,又要分很多情况,承包地的,家庭承包的就不能继承,林权就可以继承,政策设计的依据是什么?

因为林权回报的周期特别长。

你看,继承权也不是完全不能突破,回报周期长的就能继承。

你看公有制下,继承权也不是铁板一块,因为回报周期的问题就能够放开。

真是乱七八糟的,看着闹心。

继续打补丁吧!

上一篇:“文化交流让两国人民走得更近”
下一篇:读典丨只有精忠能报国,更无乐土可为家